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民俗风情>>民间艺术1>>正文
  • 民间艺术1
从秀容书院的元好问五言诗说起
2019-05-12 11:51   忻州在线·忻州日报 审核人:

□范仁喜

凡去过忻府区秀容书院的游客,都看见过寥天阁下东面墙壁上用繁体字雕刻的元好问五言诗《与張仲傑郎中論文》,但苦于有几个生僻字,让人读罢如坠云雾之中。人们对《摸鱼儿·雁丘词》里的“天下第一问”——“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都很熟悉,而对此文却知之甚少,因此有必要探讨研究一番。

遗山先生的《与張仲傑郎中論文》原文如下:“文章出苦心,誰爲苦心人?正有苦心人,舉世幾人知?工文與工詩,大似國手棋。國手雖漫應,一着存一機。不從着着看,何異管中窺?文須字字作,亦要字字讀。咀嚼有餘味,百過良未足。功夫到方圓,言語通眷屬。隻許曠輿夔,聞弦知雅曲。今人誦文字,十行誇一目。閼顫失香臭,暓視紛紅緑。豪釐不相照,覿麵楚與蜀。莫訝荊山前,時聞刖人哭。”换成简体字即为:“文章出苦心,谁为苦心人?正有苦心人,举世几人知?工文与工诗,大似国手棋。国手虽漫应,一着存一机。不从着着看,何异管中窥?文须字字作,亦要字字读。咀嚼有余味,百过良未足。功夫到方圆,言语通眷属。只许旷与夔,闻弦知雅曲。今人诵文字,十行夸一目。阏颤失香臭,暓视纷红绿。豪厘不相照,觌面楚与蜀。莫讶荆山前,时闻刖人哭。”这首诗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今年为什么又在此院中雕刻了元遗山先生的诗作呢?

此诗作于蒙古太宗七年,当时蒙古人攻灭金王朝,元好问即向当时任蒙古国中书令的耶律楚材推荐了五十四个中原秀士王若虚等,请耶律楚材予以保护和任用。据元好问《王公表》记载,张仲杰为王若虚门人,名宏略,字仲杰,张柔的第八子。郎中即郎中令,是官名,帝王侍从官的通称。从题目看,遗山先生在与郎中令张仲杰讨论作文读书的事。

诗的大意是:文章出自苦心经营,但谁是苦心人呢?真正有苦心的人,世上有几人能够懂得?擅写诗文的人,像高明的棋手在下棋。虽然表面看上去下得不紧不慢,但每一着都藏有玄机。不从每一着去考虑,无异于管中窥豹。文章必须一个字一个字去写,也要一个字一个字去读,反复品味才会余味无穷,欣赏百次才觉得文章的美妙,功夫到了自然有了规矩方圆,言语风格自然形成一个流派。我只佩服师旷与乐夔,一听弦声就知道是什么曲子。当今的人看书一看就是十行,如鼻子堵塞不辨气味,眼睛昏花不分颜色。何况读书失之毫厘,便谬以千里,如同楚蜀两地遥遥相见,意思相差十万八千里。不要惊讶卞和在荆山前时时听到被断足酷刑后的哭声,到那时就后悔莫及了。

元遗山在亡国修史之际,谆谆教导人们:“文须字字作,亦要字字读。咀嚼有余味,百过良未足。”他强调“咀嚼”,强调读出“余味”来,真是经验之谈,体现出一代文宗忧国忧民、爱才育人的殷切情怀。元好问又是一位高明的文艺理论家,他的《与张仲杰郎中论文》等文章,都很精辟地评论了古代诗人诗派的得失,还提出许多写作时的技巧原则,强调做学问要“真积力久”,这是他几十年亲身实践的结晶,在今天看来仍有切实可行的借鉴意义。

(责任编辑:梁艳)

关闭窗口
  • 热门图片

  • 频道热点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10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