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民俗风情>>民间艺术1>>正文
  • 民间艺术1
那一抹紫色的乡愁
2019-03-08 11:55   忻州在线·忻州日报 审核人:

◆徐红波

春又来了,我到处搜罗漂亮的花草,想装扮自己的露天阳台。在一篇花卉种植文章中看到紫云英这名字,极为喜欢,根据作者的描绘,又觉得隐隐在哪里见过。上百度看图片及介绍,居然发现这花曾经开放了我整个童年时期。

在我的家乡,紫云英只有一个异常简单的名字:红花草籽。每到油菜花开之际,它也欣欣然地铺满整个稻田、垄道、溪边,绿色的叶子密密地挨挤着,紫色的小花零星地点缀在其间,像无数的星星在眨眼。

也许是太多了,太习以为常了,年幼的我并没有向父亲询问这种植物的常识。那时在田野间最多的活动就是放牛,田埂上的草远没有田里的紫云英长得茂盛。老牛吃草时,会狡黠地伸长舌头,扫几口紫云英,为了让老牛早点吃饱自己好去玩,我总是装在没注意的样子。老牛它也通人心啊,扫了几口后发觉没人制止,就更加“猖狂”了,甚至脚也慢慢落到田里了,口口都对着紫云英。往往这时,我会使劲地拉下缰绳,呵斥两声,它又乖乖地退回田埂,低头啃着小草尖,不久就又和我开始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

长大了,才知道农人种植紫云英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肥田。紫云英花开灿烂之时,也是春耕之时。老牛和犁铧的身后,是翻倒掩埋了的紫云英。耕过的田将会放满水,将会插上水稻秧苗,紫云英在混沌的泥浆中,融化发酵,默默地供给着这一季水稻的养料。

老家有种说法:女孩家草籽命,撒在肥地富了长,撒在荒处穷里生。以前的农村重男轻女思想盛行,认为女孩能认识几个字也就不错了,多数女孩没读完初中就像草籽一样飘到沿海城市去打工。成家后是别人家的人,过得好坏都与爹娘没关系了。

高考后我虽离一本线只有几分,却最终上了三本的学校。有亲戚劝母亲不要送我去读书,该让我做事帮衬下家里,贫穷倔强的父母却咬着牙送我去了大学,哪怕当时家里经济雪上加霜,父母还是让我这颗草籽有足够的能力在异乡的土地生根发芽。

如今,机械化的种植,化肥的便利和高效,使得老家再也没有人愿意用这美丽的紫云英去肥沃田野了。她终于不用被推倒在黑暗的泥土里,她也无奈地消失在故乡的视野里。其实她还能酿制花蜜,能入药,甚至还可入菜肴。

在春雨淋漓的夜晚,总会随着连绵不绝的乡愁,回到紫云英盛开的田野,花田青翠欲滴,欲说还休,紫色的小花眨巴着眼睛,似在诉说对我的思念。

(责任编辑:李冬梅)

关闭窗口
  • 热门图片

  • 频道热点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10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