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娱乐频道>>娱乐>>正文
连台戏《雷雨》《雷雨·后》,与你我都有关
2020年11月20日 11时16分   新京报 审核人:

《雷雨》和《雷雨·后》中鲁侍萍的扮演者何赛飞。摄影/塔苏

近日,央华年度制作、连台戏《雷雨》《雷雨·后》连续举行了两场排练观摩活动,剧中主要演员刘恺威、何赛飞、史可、佟瑞敏、孔维等在排练厅为媒体、观众呈现了曹禺先生经典作品《雷雨》,以及其女儿、剧作家万方创作的《雷雨·后》中的片段。本剧导演、法国戏剧导演埃里克·拉卡斯卡德(Eric Lacascade)现场给演员们做出指导。

作为疫情常态化以来,首批进入中国进行戏剧创作的外国团队,埃里克·拉卡斯卡德与他的导演团队自9月初进入排练,在过去两个月的时间里,连台戏中的第一部作品《雷雨》已完成了前三幕的排练,而另一部作品《雷雨·后》也同时在紧张排练中,可以说,这样的工作强度与创作难度,对于来自法国的导演团队与央华的制作团队而言,挑战都是巨大的。

《雷雨·后》中繁漪的扮演者史可。

据了解,连台戏《雷雨》《雷雨·后》在北京的排练工作已完成,随后全组将前往海口,进行为期14天的合成彩排,将于12月5日在海口湾演艺中心首演。12月至明年1月间在沈阳、天津、北京、郑州、南京、长沙和山西等地巡演。北京站将于12月23日至27日登台保利剧院,其中12月24日的演出将进行唯一一场线上直播。新京报专访央华年度制作连台戏《雷雨》《雷雨·后》法国戏剧导演埃里克·拉卡斯卡德,谈谈关于这两部作品创作背后的故事。

1 看一遍剧本用了六个月

过去的几个月里,因疫情的发生,间接改变了所有人的工作与生活方式。从今年年初开始,埃里克便在法国南部山上的小屋里,开始了关于这两部作品的准备工作。

虽然埃里克坦言,对于《雷雨》《雷雨·后》的剧本自己只看了一遍,但这一遍他便足足持续了将近六个月。前两个月,他每天都要研究剧本超过三个小时。“曹禺在《雷雨》的序章里曾说,这部作品有些需要缩减的内容,于是我便听从了他的话,在保留剧中情境的同时,将内容进行了缩减。”后面的三个半月,埃里克则着重于研究剧中的所有重要情境,探索这些情境在演员表演中能够发挥出的无限可能性。他认为,只有弄清了这些,才能更清晰自己在未来的排练过程中,哪些才是需要跟演员去沟通的重要内容。

导演埃里克与演员在排练现场。

2 导演写150页创作笔记

在埃里克的理念中,戏剧要跟每个人的生活产生一种关系。“一个导演在排戏的时候,不能只描述一件过去发生的故事,他一定要在自己当下生活经历中,找到与过去的关系,因此那段时间,我也一直等待这个故事在自己内心里泛起的回响。”准备期间,埃里克写了一本多达150页,全部都是关于这两部作品的创作笔记,有了这些感受之后,他认为,自己足以更加从容的跟演员去进行创作方面的沟通与指导。总之,连台戏《雷雨》《雷雨·后》准备工作很长。

3 三个月排两部戏

原计划一月前往中国的埃里克和他的导演团队,因新冠肺炎疫情,一直推迟到八月才正式启程。如此漫长的等待时间,被他看作这次特殊经历中遇到的第一大困难。当时埃里克并不清楚自己最终到底能不能来到中国,完成这两部作品的创作。“是走还是留,其实那一时期我和整个家庭都在等着来自中国的消息。”

可以说,前往一个自己不了解的国家,聆听一门自己不懂的语言,排演一部自己不了解的戏剧,这是埃里克职业生涯从没做过的事。尤其对于通常五个月才排演一部戏的法国导演来说,三个月要排演两部戏,看上去几乎不可能完成。

《雷雨·后》中周萍的扮演者刘恺威。

4 三位翻译协助沟通

来到中国后,制作方为埃里克和他的团队配备了三位翻译,即使这样,他依然认为沟通还是比较难的环节之一。因为导演跟演员沟通的时候一定会产生身体性的语言,而这种语言埃里克不可能在翻译身上去演示,他还是需要从中找到一种最适当的沟通方式。“大概在一个月前,我们所有人都已朝着同一个方向大步迈进了,我们现在有同样的目标,演员们都很有学习的意愿与好奇心。不管是《雷雨》《雷雨·后》的演员,每一个人都很有去探索的欲望。”

5 融入中国人的习惯做观众能看懂的作品

谈及收获,埃里克则认为,首先在中国的生活,这里的一切可以说对自己的影响越来越深远,并有了一些质的改变。例如,每天吃的东西,生活的方式,呼吸的空气,听到的语言都跟在法国完全不同,他能感受到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发生细微的变化,甚至在被改造。其次,埃里克觉得,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点与沟通的方式,他也需要尽快融入到中国人习惯的沟通方式和语境中去,因为不这样的话,就没法去做戏,更没有办法创作出一部让中国观众能够看懂的作品。“在这些中国演员身上,我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表演风格,我将要用这些不同的风格,尽可能去丰富我们的作品。例如,何赛飞有很好的戏曲功底,这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很令人惊喜和有趣的事,而这里的每个演员几乎都像她一样,带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导演埃里克在现场指导演员。

6 工作主要是研究人物关系

在埃里克眼中,曹禺的《雷雨》很具象,万方的《雷雨·后》则非常诗意。作为一出连台戏,人物、剧情上它们是连续的,但又是不同的表达,连舞台风格、呈现形式都将做出改变。埃里克觉得他工作中最主要的内容便是研究这两部作品中人物之间的关系。《雷雨》中这些鲜活的生命,不管拥有爱情或是激情,在周家特殊的家庭关系里,几乎每个人都身处可怕而又复杂的情境之中,在无形中促使埃里克用自己的敏感与艺术创作力展示出一版全新的《雷雨》。“相信我为中国观众呈现的《雷雨》一定是不一样的,无论是演员们肢体的状态还是大家听到的音乐,我在当下的语境讲述今天的故事,让现代人、年轻人能与经典产生共鸣。”

关于《雷雨·后》,埃里克认为它并不是《雷雨》的续写,而是改编。观众会在其中看到一些《雷雨》中曾发生过的故事,还有一些则是不曾出现过的。“《雷雨》之后,很多年过去,活着的人还活着,‘死了的人’也会回来,他们第一个世界在《雷雨》中已经死去,第二个世界在《雷雨·后》中复活。此时他们显得更加悲伤,即使曾经激情的东西还在,但人与人之间情感已经逐渐消亡。随着回忆不断到来,一切就像在梦境里,渐渐让人开始理解生活,感悟人生。”

7 让演员自由发挥给出更多创作空间

在排练过程中,埃里克尽可能地给演员们留出他们自己的创作空间。“大多数情况下,演员需要在导演引领下寻找与创造出新角色,但我想看到演员自身强大的生命力与创造力,为此我必须给他们很大的创作自由度。当然,在未来的二十天里,我会非常细致精确地调整很多地方,那时他们就必须得尊重我的创作方式,不管是整体空间、表演节奏,还是具有舞蹈性质的动作,这两部作品都将在首演之前完成焕然一新的转变。”

在埃里克看来,无论中国还是法国的观众都是聪明的,因此他会努力通过两部作品为观众搭建一个诗意的戏剧世界。“戏剧其实需要观众在自己的脑子里进行剪辑,我也会尽可能在作品里留下一些让观众去无限想象的空间。在讲述好故事的同时,让每个人用自己的方式被感动到,因为这关系到每个人之前的生活阅历与人生态度。”

演员何赛飞与史可排练对手戏。

8 舞台、服装、音乐延续“极简”标签

回顾埃里克以往的戏剧作品和舞台作品,“极简”便是他作品的重要标签之一。这一次的舞台设计构想中,他还将延续过去的理念。《雷雨》中的周家在当时社会是一个很富足的家庭,埃里克大胆选用大理石作为舞台主体材质,用高高的围墙表现禁锢在这个房子里走不出去的“人”,而舞台上家具与道具则力求简洁。“我依然会把演员放到一个几乎裸体的舞台之上,进而逼迫他们将表演发挥到极致,我希望他们只用自己的身体和语言来讲述故事。”

法国服装师通常将做好的成衣带到排练场与埃里克进行讨论,中国的服装师则是将图纸画好拿来给他看,这让埃里克感到有些不习惯。他希望连台戏《雷雨》《雷雨·后》中演员的服装打破传统,与当下中国的年轻人产生沟通,但也不要明显具有当代的特点。“当然这不代表我会选用一件皮夹克或一双篮球鞋。我曾经询问过服装师,如果周朴园生活在当下,他这样的企业家会如何穿着,像这种契合才是我在服装设计上最想要的感觉。”

至于音乐设计,埃里克表示,“在这两部作品里,我不需要传统的中国音乐,也更不需要传统的法国音乐,我想尝试一些新的音乐形式,重新搭建想象空间。”

新京报记者 刘臻

(责任编辑:卢相汀)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05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