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文体>>文化新闻>>正文
  • 文化新闻
乡间喜事
2019-07-05 11:19   忻州在线·忻州日报 审核人:

■ 李风玲

常常想起小时候看过的婚礼。中式古朴,简单纯粹,充满了人间情意。

小时候,日子穷。但大事小情,桩桩件件,都充满了仪式感、人情味。

那时候的结婚日期,多是定在冬天。用庄稼人的话讲,叫“拾掇完了”。也就是利用秋收之后的空闲,把年轻人的婚事给办了。奶奶还说:“冬天不仅有工夫,还能放住东西啊!那些饭啊菜啊的不容易坏。”

是啊,那时候没有冰箱,储存食物的最好方法,就是冬天的冷空气。

结婚的好日子是村里的老学究“查”出来的,他们捋着灰白的山羊胡,郑重其事地为新娘、新郎择吉日,俗称“ 送日子”。待到女方点头,日子便定下了。于是赶紧回家准备婚礼。

婚礼准备的序曲,是为一对新人做棉被。

记忆中,母亲经常被村里的人家叫去做新棉被。而每次被叫到,她都会很开心。

每次母亲做棉被回来,奶奶总是问:“几铺几盖?”

铺盖,就是被褥。贫瘠的年代里棉被是头等重要的结婚装备。四铺四盖还是六铺六盖,相当体现新郎家的实力。大人的关注点在铺盖的数量上,我的关注点则在被面的花色上。

那些大花的被面,可真好看啊!底色都是大红,或者大绿。可是怎么就那么大俗,而又大雅。凤凰穿过了牡丹,孔雀张开了彩屏。还有那些缠缠连连的花叶,看似无序实则有致,无论图案还是色彩,都透着浓浓的中国风!它们舒坦坦铺展在大炕上,母亲和村里的婶子大娘们则围坐在四周,一边唠家常,一边做棉被。

棉被做好了,新郎家喜宴的主厨也已定好了人选。那时候没有饭店,所有的酒席都只能在家里吃。“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那些炸鱼、炸肉、四喜丸子,全都油而不腻,味道纯正。前来贺喜的亲友们不仅吃个味道,更是吃个心情。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是大门上的。“芝兰茂千载,琴瑟乐百年”“天上双星渡,人间六礼成。”这是堂屋和睡房的。这些充满了诗词歌赋古典味道的对联,意韵悠长,历久弥新。

窗户上则贴了双喜字。也是婶子大娘们自己剪的。大红的喜字映着新糊的洁白窗户纸,灯光一照,喜气洋洋!

佳期将至。新郎官亲自来到学校,和老师商议婚礼那天的锣鼓家什。班里的男同学顿时精神抖擞,他们知道,又到了他们耍酷炫帅的时候了。那一天,老师会给我们早早放学,准备迎亲。

虽无牲酒赛秋社,却有箫鼓迎新婚。那一天,男生们都穿着干净的学生蓝,携了全套的锣鼓铙钹,列队村口,翘首以待。

夕阳在山。马蹄哒哒。车篷上的流苏晃晃悠悠。伴娘撩起前帘,露出了马车里低眉含羞的新嫁娘。锣鼓家什愈敲愈烈。鞭炮也在此时炸响。正应了那句“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新娘就在这样的氛围里,被簇拥着进了院子。她穿了红棉袄、蓝棉裤,辫子上扎了红绸,腮上两团胭脂。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没有太多的插科打诨,这本是严肃而隆重的仪式。新郎新娘都很羞涩,他们抿嘴浅笑,羞答答入了洞房。

花烛燃起来了。新娘坐在崭新的被窝上。“看媳妇儿”的挤了满屋。新媳妇腮上的两团胭脂氤氲弥漫,漾了满脸。

天地静谧,夜色温柔。那一场场冬日里的乡间喜事啊,让我至今怀想,念念不忘……

(责任编辑:梁艳)

关闭窗口
  • 热门图片

  • 频道热点



    主办单位:忻州日报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9 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

    律师提示: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均为忻州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0350-3336510 电子邮箱:sxxzrbw@163.com